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治超百日整治行动
一份出色的答卷 ——看湖南治超如何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文章来源: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发布日期:2016-02-29

  20148月,全省加强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现场会在郴州召开,吹响了新一轮治超的集结号。按照省政府部署,到2015年底,要通过车辆超限超载集中整治使全省超限超载率下降到1%以下。

  “1%以下”?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份“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美国治超三四十年,超限超载率仍有2%-3%而湖南治超底子薄、区域发展不均衡,超限超载率更高,达到6%以上,一年时间要降到1%以下,可能吗?

  2016年初,省政府新闻办召开的公路治超新闻发布会上,由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的一组数据,让朵朵疑云一扫而空:

  截至2015年1231日,全省普通干线公路站点车辆超限超载率,由2014年上半年的6.05%下降到2015年底的0.036%,远远低于省政府确定的1%以内的控制目标。全省14个市州均超额完成年度治超工作目标,其中长沙、株洲、郴州、娄底、湘西5个市州的站点超限超载率为0。高速公路超限超载30%及以上的车辆下降到0.25%100%及以上的仅为0.004%,车货总重55吨以上的恶性超限超载现象基本消除。

  短短一年多时间,湖南治超者们用非凡的魄力、担当和智慧攻坚克难,在治超考卷上写下了一份出色的答卷。

  以“壮士断腕”的决心破开局之难

  湖南,是中部交通枢纽,也是中南地区重要的货运集散地。近年来,湖南交通建设飞速发展,公路里程达到23.7万公里,但交通管理的难度也在不断加大,车辆超限超载成为威胁道路交通安全、影响公路桥梁寿命的主要“杀手”。

  一组数据表明,在交通安全领域,70%的货车事故由超限超载引起,50%的群死群伤重特大事故与“两超”直接相关。

  超限超载运输造成公路桥梁结构性破坏和路面桥面永久性破坏。一条设计使用寿命为15年的高等级公路,如果行驶车辆超限超载1倍,使用年限将缩短90%

  不止如此,在社会经济领域,超限超载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货运业主以竞相压价承揽货源,又通过超限超载获取利润,形成“非法营运获利甚丰、守法营运难以为继”的畸形局面,破坏了市场公平。

  “超限超载是交通管理之殇,也是交通管理之痛。”省公路局局长张汉华指出:“过去,我们一直在治超,但年年治,时时抓,却屡禁难止。”由于治超技术装备弱,矛盾关系多,协调难度大,车辆超限超载运输现象始终难以“根除”,成为社会“顽疾”。

  如何治理?如何破冰?

  20148月29,省政府在郴州召开加强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现场会,为治超工作吹来劲风。

  治超点多面广,涉及方方面面。省政府牵头,统一部署,加强联动。省委副书记、省长杜家毫多次听取治超工作汇报,作出重要批示分管交通和安全生产的两位副省长带头动员部署。

  省政府建立了以副省长张剑飞为总召集人,省直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省加强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全省14个市州、122个县市区成立了由政府主要负责人为组长的治超工作领导小组,全省形成了省、市、县三级治超领导机构。

  治超底子薄,基础弱。各级政府一方面备足“粮草”——2015年省交通运输厅从8亿元的养护资金中挤出近3亿元,在县市区新建和改建治超站点172个为全省131个县级行政管理单位各配备一台超限超载检测车全省各市州和县市区配套资金近10亿元,用于超限检测站、流动治超检测车、治超信息管理平台等建设。另一方面,鞭打慢牛——对超限超载严管重罚,保持高压打击态势。普通公路采取“顶格处罚、强制拆解、责令卸载、追查源头”四项措施,高速公路主要采取超一倍按十倍收费的惩罚性计重收费政策。

  各地治超情况不同,重视程度不一样。省里加强暗访督查,不仅聘请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实地检测调查,省交通运输厅、省治超办也不定期进行全天候暗访检查。“单是刘明欣厅长,带队对每个市州的明察暗访就不少于3次。”省公路局局长张汉华告诉我们。

  为督促交通公路部门完成省政府确定的年底普通干线公路超限超载率1%以内的控制目标,省交通运输厅明确3条问责措施:对完不成目标任务的市州,第一,一律不参加全省年度交通发展目标考评,取消其年度目标管理奖金分配资格第二,暂停其交通项目资金拨付和所有项目申报审批第三,以省厅名义正式致函当地市州政府,建议对市州交通局长、公路局长、治超办主任的年度考核评定为不称职。

  这三条,条条直击痛点,抓住了治超工作的“牛鼻子”。在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省交通运输厅的全力推动下,全省治超工作迅速铺开,责任不断传递——

  三湘大地,一场治超风暴就此掀起!

  以“大禹治水”的智慧解关键之结

  有人说,治超之难,难在禁而不止,治而不绝。

  湖南公路里程23.7万公里,能保证每一公里都守住?

  湖南守住了,过境车辆怎么办?如何解决有限的人员力量和庞大的治超任务之间的矛盾?

  面对这些难题,治超者们打破过去单靠公路部门之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老方法,转而像“大禹治水”一样,从全局出发,寻求九洲团结统一疏导排泄。

  源头治超抓关键——

  在宁乡县养鱼塘超限检测站,路政执法人员贺国强告诉我们,现在治超和过去有很大变化。过去,检查超限超载车辆基本依靠上路拦车,既不安全效果也不好,超限超载车辆宁愿接受罚款也不卸载现在,几乎所有货运车辆都自动自觉进站检测,检测车辆基本上无一超限超载。产生这种变化的原因,关键是抓住了治超源头。

  2015年,宁乡在全省率先提出“一超四究”,即发现一台超限超载车,由相关部门分别追究司机、车主单位、货源单位、改装单位的责任。同时,执法人员对源头进行清理整顿,实施监督,要求运输公司、货源单位建立台账、安装视频监控系统,把住货运源头关。“超限超载货车出不来,超限超载货物卸不了”,斩断了超限超载的利益链,治超效果十分明显。

  “目前,在湖南各地,‘一超四究’已经成了‘集体动作’。”张汉华说。长沙、株洲、永州、常德、岳阳、湘潭等市对查获的违法超限超载车辆和非法改拼装车辆,除按规定处理外,还给予驾驶员记分处罚娄底市建立企业通报制度和“黑名单”制度,对屡教不改列入“黑名单”的企业实行停产停业整顿岳阳等市对装载货物不自行约束的企业、矿山和工地实行停电、停水、停火工产品,扼住了“双超”的“咽喉”。

  边界治超零对接——

  抓住了省内源头,过境车辆怎么办?各地积极探索联动治超机制,破解“边界治超”难题。

  湖南、湖北、江西三省公路管理部门在长沙签署了《长江中游城市群公路发展合作备忘录》,三省将开展联合治超,加强源头管控,建立省际联合治超机制,统一部署联合治超行动。

  长沙市开展了打击边界非法超限超载专项行动,联合株洲、湘潭、益阳、娄底、岳阳、宜春、萍乡八市召开湘赣八市边界公路联合治超工作会议,签订《八市边界公路联动治超工作合作协议》郴州、永州、湘西、岳阳等地分别与广东、广西、重庆、贵州、湖北的相邻市县达成区域联动治超协议,开展了省际区域联动治超工作郴州、张家界、衡阳等市积极与高速公路联系沟通,开展高速公路与普通公路联动治超,收效良好。

  通过区域联动、部门联动,全省为治超织起了一张密不透风的“防护网”。

  科技治超巧发力——

  郴州,是全省治超的一面旗帜。在“郴州模式”中,科技被作为治超的“第一生产力”。近年来,郴州各级共投入4000余万元用于科技治超系统建设。数字治超信息管理系统,实现了对站点治超、源头企业装载、道路信息、超限超载车辆信息和执法现场等全面覆盖、全面监控、全程跟踪,只要一处、一辆车违规,信息马上通过系统传到相关关卡节点,对超限超载车辆进行查处。

  “通过科技治超,可有效实现信息互通,资源共享。”郴州市治超办负责人说。

  通过学习“郴州模式”,各地积极推进科技治超工作进程,提高治超工作科技含量:常德市35家货运源头企业自行建设计重监控设施,与市、县二级治超监控平台实行联网24小时实时监控浏阳市建立了治超微信群,利用微信互通信息,实现了快速精准打击非法超限超载车辆望城区对砂石运输车辆使用IC卡准运管理,一车一卡,逐台过磅耒阳市在煤炭税费征收电脑系统安装治超软件,无牌无证和超限超载车辆在缴纳税费时电脑不能计费,控制其无法参运……科技,成为治超最有力武器。

  “治超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抓住关键点,解决关键问题。”张汉华说。针对各地的关键问题,地方治超人员因地制宜、各显神通:

  永州市抽调县市区治超执法队伍,开展异地交叉执法长沙、株洲、郴州重新修订《超限超载运输行政处罚裁量权基准制度》,限制自由裁量空间,确保打击力度。株洲县将治超工作列入全县2015年重点提案,进行“电视问案”,接受社会监督……还有邵阳、怀化等全省各地,一场场治超行动高调打响,一项项治超实弹精准击出,为治超工作破除了坚冰,立下了新功。

  以“舍我其谁”的担当求未来之

  在湘西州花垣县,矿山堵车、出事故过去是“常态”。自集中治超以来,货车、路面都“减了负”,矿山路况有了明显的提升。

  货车司机李师傅表示,过去,因为路面坑坑洼洼,车速很慢,平均每三天才能运一次货物现在1天就能运34趟货物。过去,车子周周要大修,现在几个月一小修。虽然跑的次数多了,人辛苦点,但是安全有了保障,收入不降反升。

  花垣的“新常态”,也是全省各地的“新常态”。

  随着集中治超日益推进,治超工作正出现“嬗变”:全省治超信心不断提升、治超氛围更加浓厚、治超影响日益扩大。

  过去对治超“心存怀疑”的执法人员,现在对治超充满信心、敢于担当:治超任务重,顾得了工作顾不了家,他们舍小家为大家治超工作风里来、雨里去,条件艰苦,他们坚守一线治超危险,强行冲关、暴力抗法时有发生,他们面对威胁无所畏惧……他们把治超的目标种在心里、落实到行动上,全力以赴,坚守信念。

  过去对治超“消极抵制”的运输企业,深刻了解到“双超”对社会的危害,自觉遵守超限超载有关规定:岳阳5家大型运输企业就联合组织了一支特殊的“治超队伍”,自发参与到治超中来新化县祥星物流,为配合治超,自觉把公司原有49台重卡一次性淘汰,全部置换成符合要求的轻卡……他们说,希望大力治超,持久治超,只有这样运费才会上涨,企业竞争才会公平。

  过去对治超“冷眼旁观”的老百姓,在春风化雨的广泛宣传中,提高意识,变为治超最得力的监督者和参与者。他们主动向路政人员举报超限超载运输行为,成立爱路护路队,依靠群众自治,管好门前路,在农村公路治超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龙门架和限宽墩等硬措施的有力补充……

  在今天的治超格局中,人人都是责任人,人人都是受益者。

  20161月18,省政府新闻办召开公路治超新闻发布会,公布集中治超结果。数据显示,通过一年多的治超,全省超限超载率明显下降,道路运输货运市场秩序明显改观,运价合理回升因超限超载引发的交通事故大幅减少,道路运输行车责任事故件数、死亡人数、受伤人数与2014年同比分别下降50%64.6%46.3%,公路治超综合效益凸显,社会反响良好。

  这个结果,鼓舞人心,更激励着大家以“舍我其谁”的担当,推动治超工作继续向前!

  “2016年,我们要实现治超常态化,把普通干线公路超限超载率稳控在0.3%以内。”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刘明欣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说,围绕这一目标,将重点加强科技治超、精准执法和源头管理。主要抓好三件事:

  一是建立健全省、市、县三级网络监控平台二是安装不停车预检系统,完善路网监控,和各市州和县市的智慧城市、天网工程、交警卡口等结合起来,做到信息共享三是在重点源头企业,安装称重地磅、门禁、IC卡管理系统等源头监控设施,并实现与监控平台对接,并重点研究乡镇治超问题。

  正如省委副书记、省长杜家毫所批示,治超要“排除干扰,一抓到底”。对于治超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湖南人永不放弃,永远在路上。

专题报道
站内检索
政府网站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