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网站!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依法行政 > 行政复议

行政复议决定书 长交复决〔2020〕第7号

发布日期:2020年08月20日    

 

长交复决〔2020〕第7

申请人:周军,男,汉族,1969年7月10日出生,住址:湖南省长沙市麓山南路凤凰西村2栋202,身份证号:430104196907104018。

被申请人:长沙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局,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荷花路7号。

法定代表人:何军,局长。

申请人周军对被申请人长沙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局2020年5月18日作出的〔2020100720200507907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不服,依法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现已复议完毕。

申请人周军向本机关提出复议请求:撤销〔20201007202005079072号行政处罚决定;退还罚款20000元。具体情况和理由:申请人称“2020年5月7日10点25分,我送家人去长沙市黄花国际机场乘机后,通过“嘀嗒”平台APP接单,拟顺路搭载两名拼车乘客由机场去往长沙市天心区天一康园,被执法人员以非法营运查处。本人认为处罚不当。一、本人搭乘合乘人员并非非法营运行为,根据《长沙市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不属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嘀嗒平台从事拼车业务,本人是在顺路的前提下接送合乘乘客,主客观没有营运行为;本人严格按照平台订单显示价格执行,当日拼车行程约30公里,平台显示拼车费用约30元,仅覆盖单程油费、通行费,符合《长沙市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规定》第九条的规定。二、嘀嗒平台未在长沙市道路运输管理部门备案,若确属平台不合规,应当约谈、查处平台或者关闭平台在本地的服务,不应处罚不知情的平台用户。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服,故提起行政复议申请。

被申请人答复:一、被申请人作为地方性法规授权的组织,具有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对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市场具有行政执法的权限。根据《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三条第一款以及长沙市机构编制委员会文件(长编委发〔201957号)关于职责调整的内容,被申请人即是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管理机构,具有行政执法资格,对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市场具有行政执法的权限。二、申请人存在非法从事城市公共客运经营的行为(以下简称“非法运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2020年5月7日10时25分,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在长沙市黄花机场进行执法检查时,发现申请人驾驶车牌号为湘ADX921雅阁牌小型轿车停靠在路边,有一名女士将行李放在该车后备箱后上车。此时,被申请人执法人员上前进行现场调查,发现车内还有一名男士,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当场出示执法证件并经询问两名乘客得知其欲搭乘申请人车辆从长沙市黄花机场去往长沙市市区,申请人拟收取运费30元一人。同时,申请人不能当场向被申请人执法人员提供《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或者其他有效证明。因此,申请人行为违反了《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二十条第二款“从事出租汽车客运经营的经营者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经营许可证,投入运营的车辆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车辆运营证,出租汽车驾驶人还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客运服务资格证”、第四十三条第一款“未取得线路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的车辆,不得用于城市公共客运运营,不得擅自安装顶灯、计价器等与城市公共客运有关的配套设备,不得伪造、套用公共客运车辆专用号牌和服务标识标志”之规定,构成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车辆运营证,擅自从事城市公共客运运营。三、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且程序合法。鉴于申请人的行为构成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车辆运营证,擅自从事城市公共客运运营的事实,被申请人依法对申请人采取扣押其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妥善保管其车辆。鉴于申请人的行为构成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车辆运营证,擅自从事城市公共客运运营的事实,被申请人依法对申请人采取扣押其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妥善保管其车辆。随后,被申请人根据《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拟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处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二条的规定,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告知进行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以及申请人享有的陈述、申辩或要求听证的权利。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和《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制作了〔2020100720200507907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给申请人。综上,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20201007202005079072号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符合法定程序。

经审理查明:2020年5月7日10时25分左右,申请人驾驶车牌号为湘ADX921雅阁牌小型轿车停靠在长沙市黄花机场路边,一名女士将行李放在该车后备箱后坐上该车前排座位,申请人下车帮其放置行李箱,车内还有一名男士。此时,被申请人执法人员上前进行调查,调查过程中,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出示了行政执法证件,告知执法身份。执法人员现场询问两名乘客,得知其通过嘀嗒平台下单,欲搭乘申请人车辆从长沙黄花机场去往长沙市区,乘客拟分别支付运费约43元以及40元,申请人拟收取运费30元一人。申请人不能当场提供《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或者其他有效证明。执法人员当场作出〔20201007202005079072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决定暂扣湘ADX921雅阁牌小型轿车,将该决定书当场送达申请人,告知了申请人法定的救济权利和途径,并于24小时内向负责人报告并补办了行政强制措施批准手续。同日,被申请人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六条之规定对申请人涉嫌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从事非法营运的行为立案调查。被申请人通过查看申请人提供的手机嘀嗒平台合乘(拼车、顺风车)接单记录,显示申请人自2020年1月至案发已完成一百余单合乘(拼车、顺风车)订单,其中4月份多达50余单,最高单日订单为8单,且运行线路差异性较大,多个订单起止地点均为机场车站,不符合私人小客车合乘(拼车、顺风车)的常识判断。2020年5月18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询问并将申请人所述记录在卷。同日,被申请人依据查明的事实,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事前告知书》(处罚告知〔20201007202005079072号),并送达申请人,同时告知了申请人在收到告知书后三日内可向被申请人提出陈述申辩意见,亦可向被申请人申请听证。5月18日上午,申请人书面申明无申辩并放弃听证,所述内容记录在卷。2020年5月18日,被申请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和《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处罚决定〔20201007202005079072号),并将处罚决定书送达申请人,告知申请人有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的救济权利和途径。申请人不服,遂向本机关提起行政复议。

本机关认为:合乘平台在长沙市开展合乘信息服务的,应向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备案,并将服务平台数据库接入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监管平台,按要求实时、完整地提供合乘数据。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分摊部分成本的,合乘出行提供者每日提供合乘出行次数不得超过2次。同时,从事出租汽车客运经营的经营者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经营许可证,投入运营的车辆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车辆运营证,出租汽车驾驶人还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客运服务资格证。未取得线路经营许可证或者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车辆运营证从事非法运营的,由公共客运管理机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5000元以上200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以20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罚款。

本案中:一、申请人通过嘀嗒平台接单,驾驶湘ADX921车辆欲搭乘两名乘客从长沙黄花机场去往市区天一康园。根据《长沙市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合乘平台在本市开展合乘信息服务的,应向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备案。经查证,截至2020年5月7日,嘀嗒平台未在长沙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备案,属违规合乘平台,申请人通过嘀嗒平台接单搭乘乘客,不符合私人小客车合乘(拼车、顺风车)的定义特征。申请人搭乘两名乘客从长沙黄花机场去往市区,拟收取费用30元一人,在被申请人执法过程中,申请人不能当场提供《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或者其他有效证明。故申请人的行为构成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从事非法营运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二、被申请人作为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具有行政执法的主体资格,对长沙市公共客运市场具有行政执法的权限,其对申请人执法的过程中严格遵守了法律法规规定的执法程序,其程序合法;三、申请人搭载乘客的起点为长沙市黄花国际机场,终点为长沙市区,被申请人综合现场调查情况及其它相关证据,依据《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依据正确,内容适当。

综上,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20201007202005079072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本机关决定:维持被申请人长沙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局作出的〔20201007202005079072号行政处罚决定。

申请人对本复议决定不服的,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长沙铁路运输法院起诉。

长沙市交通运输局

2020年8月20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