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网站!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依法行政 > 行政复议

行政复议决定书 长交复决〔2020〕第8号

发布日期:2020年09月15日    

 

长交复决〔20208


申请人:章超,男,汉族,1987114日出生,住址: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县泉塘街道新远时代,身份证号:430121198701141011

被申请人:长沙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局,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荷花路7号。

法定代表人:何军,局长。


申请人章超对被申请人长沙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局2020529日作出的〔202010062020050891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不服,依法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现已复议完毕。

申请人章超向本机关提出复议请求:撤销〔20201006202005089103号行政处罚决定。具体情况和理由:202058日上午10点,申请人从黄花机场旁金鹏名都接朋友去往高铁南站,并准备当天下午去往省博物馆参加活动,通过嘀嗒出行接单,顺路搭载乘客由机场去往神州租车(金满地服务点),在长沙南站被执法人员以非法营运查处,并强制扣押车辆。申请人称“我在去往目的地的中途免单,没有收费,不以盈利为目的且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不属于非法营运。”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服,故提起行政复议申请。

被申请人答复:一、被申请人作为地方性法规授权的组织,具有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对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市场具有行政执法的权限。根据《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三条第一款以及长沙市机构编制委员会文件(长编委发〔201957号)关于职责调整的内容,被申请人即是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管理机构,具有行政执法资格,对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市场具有行政执法的权限。二、申请人存在非法从事城市公共客运经营的行为(以下简称“非法运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2020581033分,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在长沙市火车南站进行执法检查时,发现申请人驾驶车牌号为湘AD16116比亚迪牌小型轿车停靠在路边,车内有一名男士。此时,被申请人执法人员上前进行现场调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当场出示执法证件并经询问该名乘客得知其欲搭乘申请人车辆从长沙市黄花机场去往神州租车(金满地服务点),申请人已收取运费43元。同时,申请人不能当场向被申请人执法人员提供《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或者其他有效证明。鉴于申请人使用的嘀嗒平台未取得相关许可,申请人在使用该平台前未对平台资质进行核实,且申请人并未将乘客从黄花机场直接送往神州租车(金满地服务点),而是绕路途经了长沙市高铁南站,故申请人并不属于顺风车行为,而是利用网络平台从事城市公共客运的行为。因此,申请人行为违反了《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二十条第二款“从事出租汽车客运经营的经营者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经营许可证,投入运营的车辆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车辆运营证,出租汽车驾驶人还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客运服务资格证”、第四十三条第一款“未取得线路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的车辆,不得用于城市公共客运运营,不得擅自安装顶灯、计价器等与城市公共客运有关的配套设备,不得伪造、套用公共客运车辆专用号牌和服务标识标志”之规定,构成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车辆运营证,擅自从事城市公共客运运营。三、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且程序合法。鉴于申请人的行为构成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车辆运营证,擅自从事城市公共客运运营的事实,被申请人依法对申请人采取扣押其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妥善保管其车辆。随后,被申请人根据《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拟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处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二条的规定,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告知进行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以及申请人享有的陈述、申辩或要求听证的权利。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和《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制作了〔202010062020050891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给申请人。综上,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20201006202005089103号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符合法定程序。

经审理查明:2020581020分左右,申请人驾驶车牌号为湘AD16116比亚迪牌小型轿车停靠在长沙市火车南站东广场路边,车内后座有一名男士。此时,被申请人执法人员上前进行调查,调查过程中,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出示了行政执法证件,告知执法身份。执法人员现场询问该名乘客,得知其通过嘀嗒平台下单,欲搭乘申请人车辆从长沙黄花机场去往神州租车(金满地服务点),乘客嘀嗒平台APP显示付费金额为43元,申请人在执法人员的要求下对乘客进行免单。申请人不能当场提供《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或者其他有效证明。执法人员当场作出〔20201006202005089103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决定暂扣湘D16116比亚迪牌小型轿车,将该决定书当场送达申请人,告知了申请人法定的救济权利和途径,并于24小时内向负责人报告并补办了行政强制措施批准手续。同日,被申请人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六条之规定对申请人涉嫌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从事非法营运的行为立案调查。2020519日,被申请人依据查明的事实,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事前告知书》(处罚告知〔20201006202005089103号),并送达申请人,同时告知了申请人在收到告知书后三日内可向被申请人提出陈述申辩意见,亦可向被申请人申请听证。2020529,被申请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和《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处罚决定〔20201006202005089103号),并将处罚决定书送达申请人,告知申请人有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的救济权利和途径。申请人不服,遂向本机关提起行政复议。

本机关认为: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拼车、顺风车),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出行提供者的非营运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合乘平台在长沙市开展合乘信息服务的,应向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备案,并将服务平台数据库接入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监管平台,按要求实时、完整地提供合乘数据。同时,从事出租汽车客运经营的经营者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经营许可证,投入运营的车辆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车辆运营证,出租汽车驾驶人还应当依法取得公共客运主管部门颁发的客运服务资格证。未取得线路经营许可证或者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车辆运营证从事非法运营的,由公共客运管理机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5000元以上200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以20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罚款。

本案中:一、申请人通过嘀嗒平台接单,驾驶湘AD16116车辆欲搭乘一名乘客从长沙黄花机场去往神州租车(金满地服务点)。根据《长沙市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合乘平台在本市开展合乘信息服务的,应向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备案。经查证,截至202058日,嘀嗒平台未在长沙市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备案,属违规合乘平台,申请人通过嘀嗒平台接单搭乘乘客,不符合私人小客车合乘(拼车、顺风车)的定义特征。根据现场视频显示,申请人搭乘一名乘客从长沙黄花机场去往神州租车(金满地服务点),途经长沙火车南站时,在执法人员的要求下对乘客免单,此时乘客嘀嗒平台显示收取费用43元。在被申请人执法过程中,申请人不能当场提供《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或者其他有效证明。故申请人的行为构成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出租汽车车辆运营证》从事非法营运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二、被申请人作为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具有行政执法的主体资格,对长沙市公共客运市场具有行政执法的权限,其对申请人执法的过程中严格遵守了法律法规规定的执法程序,其程序合法;三、申请人搭载乘客的起点为长沙市黄花国际机场,终点为长沙市区,被申请人综合现场调查情况及其它相关证据,依据《长沙市城市公共客运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依据正确,内容适当。

综上,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20201006202005089103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本机关决定:维持被申请人长沙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局作出的〔20201006202005089103号行政处罚决定。

申请人对本复议决定不服的,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长沙铁路运输法院起诉。



长沙市交通运输局

                             202091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