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网站!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依法行政 > 行政复议

行政复议决定书 长交复决 [2020] 第2号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13日    

 

长交复决[2020]第2号     


申请人:刘易成,男,汉族,198099日生,住湖南省平江县思村乡洞下村80号,身份证号为43062619800909211X

被申请人: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荷花路7号。

法定代表人:何军,局长。

申请人刘易成对被申请人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20191229日作出的[2019]208201912297480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不服,依法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现已复议完毕。

申请人刘易成向本机关提出复议请求:撤销[2019]208201912297480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具体情况和理由:申请人称“本人于2019年12月29日晚8点半左右,接到公司电话,有三个游客跟华哥出行联系好后,一个多小时没有司机接机回平江。还有一个游客由于私事离团跑去星沙汇一城办事,刚好本人驾驶公司用车F1FB66小型客车在星沙办事,顺便将三个游客带回。此车有几个事实可以证明并非一台参加非法营运车。一、可以调取ETC,可以查到长沙进出次数。二、此车全程在平江4S店保养,有里程纪录。四年多时间此车总里程数不到八万公里。三、此车非本人所有。本人刘易成因病属于当地建档贫困户,也没有条件买车,现场执法人员当时询问游客说收80元一人并非与我谈的,可能是之前跟华哥出行司机谈好的。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不服,故提起行政复议申请。

被申请人答复:一、被申请人作为地方性法规授权的组织,具有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对长沙市道路旅客运输经营市场具有行政执法的权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七条的授权以及长沙市机构编制委员会文件(长编委发[2012]19号)关于职责调整的内容,被申请人即是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具有行政执法资格,对长沙市道路旅客运输经营市场具有行政执法的权限。二、申请人存在非法从事道路旅客运输经营的行为(以下简称“非法运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2019年12月29日20时51分,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在长沙市黄花机场进行执法检查时,发现申请人驾驶车牌号为湘F1FB66长安牌小型客车从事道路旅客运输经营。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当场出示执法证件,并经现场调查取证认定申请人接送从黄花机场去往平江的旅客三人,其中一名女乘客表示申请人拟收取其运费80元。同时,申请人不能当场向被申请人执法人员提供《道路运输证》、客运标志牌或其他有效证明。因此,申请人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二条 “从事道路运输经营以及道路运输相关业务的,应当遵守本条例。前款所称道路运输经营包括道路旅客运输经营(以下简称客运经营)和道路货物运输经营(以下简称货运经营);道路运输相关业务包括站(场)经营、机动车维修经营、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之规定,构成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旅客运输经营的行为。三、被申请人对申请人采取扣押其驾驶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决定,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且程序合法。1、被申请人对申请人驾驶车辆实施扣押的行政强制措施,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我国《行政强制法》第二条规定,行政机关在行政管理过程中,为制止违法行为等可以对公民等的财物实施查封、扣押等暂时性控制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二条也规定,道路运输管理机构的工作人员在实施道路运输监督检查过程中,对没有《道路运输证》、客运标志牌又无法当场提供其他有效证明的车辆可以暂扣。被申请人作为对道路旅客运输市场具有行政执法权限的组织,在申请人存在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行为的情形下,有权依法对申请人车辆实施扣押的行政强制措施。2、被申请人对申请人驾驶车辆实施行政强制措施的程序符合法律规定。根据我国《行政强制法》第十八条、第十九条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必须履行相应的法定程序,行政机关决定实施扣押的,还应当制作并当场交付扣押决定书和清单。在本案中,被申请人具有行政执法资格的执法人员对申请人涉嫌非法运营的行为进行调查,并出示执法证件,当场告知申请人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理由、依据以及申请人依法享有的权利、救济途径,并制作了现场笔录,当场决定对申请人驾驶的车辆实施扣押的行政强制措施,作出并送达了《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九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二条的规定,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暂扣现场所驾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并制作了道路客运强制措施决定[2019]208201912297480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送达给申请人。综上,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道路客运强制措施决定[2019]208201912297480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

经审理查明:2019年12292050分左右,申请人驾驶车牌号为湘F1FB66长安牌小型客车停靠在长沙市黄花机场候机楼出发厅路边,申请人下车打开车尾箱门,有两名男乘客将行李放上车后坐到湘F1FB66车后座。此时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当场出示执法证件进行现场调查,经询问得知,湘F1FB66后座上两名男乘客是根据旅行社联系乘坐该车从长沙回平江,费用包含在旅行团费里;坐车辆前座的女乘客系通过电话联系该车,在黄花机场区域内搭乘申请人驾驶的车辆,本次从长沙黄花机场去往平江县运费为80元。申请人不能当场提供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道路运输证、客运标志牌或其他有效证明。执法人员当场作出[2019]208201912297480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决定暂扣湘F1FB66长安牌小型客车,将该决定书当场送达申请人,告知了申请人法定的救济权利和途径,并于24小时内向负责人报告并补办了行政强制措施批准手续。20191230日,被申请人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六条之规定对申请人涉嫌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的行为立案调查。申请人不服,遂向本机关提起行政复议。

本机关认为:从事道路运输经营的,应当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道路运输管理机构的工作人员在实施道路运输监督检查过程中,对没有《道路运输证》、客运标志牌又无法当场提供其他有效证明的车辆可以暂扣。

本案中:一、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在长沙市黄花国际机场进行道路客运检查时,发现有两名男乘客将行李放入湘F1FB66车尾箱后坐上该车后座。经现场询问,车上三名乘客搭乘申请人驾驶的湘F1FB66车辆从长沙去往平江,后座上两名男乘客是根据旅行社联系乘坐该车,费用包含在旅行团费里;坐车辆前座的女乘客系通过电话联系该车,在长沙黄花机场区域内搭乘申请人驾驶的车辆,本次从长沙黄花机场去往平江县运费为80元。根据现场视频显示,车上乘客三人都是在机场搭乘申请人车辆,没有申请人在复议申请书中所述的本人在星沙办事和接离团游客的相关情节,故本机关审查以现场视频为准。同时,关于F1FB66车辆ETC行驶记录、行驶里程等的情况,与本次运输行为无直接关系。故申请人的行为构成涉嫌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二、被申请人作为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具有行政执法的主体资格,对长沙市道路客运市场具有行政执法的权限,其对申请人执法的过程中严格遵守了法律法规规定的执法程序,其程序合法;三、申请人搭载乘客的起点为长沙市黄花国际机场,终点为平江,被申请人综合现场调查情况及相关证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二条之规定,对申请人作出暂扣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决定,适用依据正确,内容适当。

综上,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2019]208201912297480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本机关决定:维持被申请人长沙市交通行政执法局作出的[2019]208201912297480号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

申请人对本复议决定不服的,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长沙铁路运输法院起诉。


长沙市交通运输局     

2020313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