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欢迎浏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网站!今天是:

《长沙港总体规划环境影响评价》第二次公示

发布日期:2011年12月09日    

 

根据《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的有关规定,《长沙港总体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征求意见稿)已完成编写,现征求公众对本规划环境影响评价的意见。

1规划概述及分析

1.1 规划概况

规划范围:长沙市主城区、望城区、长沙县、宁乡县、浏阳市境内的湘江、浏阳河、捞刀河等主要航道的港口岸线及相关的陆域及水域;规划基准年为2010年,规划水平年为2020年和2030年。

港口性质:是全国28个内河主要港口之一,是国家规划的长沙综合交通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湖南省和长沙市经济社会发展、产业布局优化和外向型经济发展的重要依托,是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建设的重要支撑。

港口功能:应具备装卸储存、中转换装、多式联运、运输组织、临港开发、现代物流、综合服务等功能。

港口规模:预测2020年、2030年长沙港货物吞吐量将分别达到8000t10000t,其中集装箱吞吐量分别为50TEU100TEU,煤炭吞吐量分别为370t650t,件杂货吞吐量分别为700t1860t,而矿建材料需求至2020年达到高峰后将缓慢回落,2020年、2030年长沙港矿建材料吞吐量将分别为5920t5280t。预测20202030年长沙港旅客吞吐量分别为30万人次、40万人次。

岸线利用:长沙港共规划利用港口岸线12段,规划港口岸线长度19000m,其中已利用港口岸线4190m,规划期内开发利用港口岸线11570m,预留发展的港口岸线3240m

港口布局:规划长沙港由霞凝港区、新康港区、铜官港区及客运港区4大客货港区和19个旅游停靠点码头、9个管理专用码头组成,规划确定了每个港区的范围、位置、功能分工及布局等。

1.2 港区特点

规划港区特点:(1近期规划吞吐量增长较快;2矿建材料是港口运输的主要货种;3液散、集装箱吞吐量有所增加,但所占比例仍然很小;4港口建设以顺岸方式为主;5集疏运方式以水路、公路为主

1.3 区域资源环境特征

区域资源环境特征:(1)水资源丰富;(2)土地资源相对贫乏;(3)开发利用岸线资源有限(4)矿产、旅游资源相对丰富。

1.4 规划环境问题分析

1本次规划4个客货港区、19个旅游停靠点码头、9个管理专用码头组成,新规划港口岸线19km,其中预留3240m,使部分地区岸线和土地紧张;

2)港口规模迅速扩大,港区生活污水、油污水、客运港区污水等配套收集处理设施若不健全,垃圾转运设施和船舶垃圾接收能力若不足,将可能导致周围水体水质下降、景观环境不佳;

3)矿石、矿砂和煤炭吞吐量快速增长,作业粉尘等将影响周边空气质量;

4)集疏运量增长迅速,大型货车进出港频繁,疏港道路选择不佳将会影响疏港路两侧的居民点和旅游区等;

5)大规模的港口工程,尤其是新建作业区,将给区域生态带来一定影响;

6)规划实施后,航道船舶数量会明显增加,特别是进出金霞作业区和金钩寺作业区的危险品船舶,将会增加湘江长沙段的船舶溢油等风险事故,对环境形成一定的潜在威胁。

1.5 资源承载力分析

1)岸线资源承载力

长沙港规划岸线长度占长沙市岸线资源总量的比重较小,仅5.5%,并且各个港区的规划岸线均选址在适宜于建港的水域,具备建港条件。因此,长沙港岸线资源能够充分满足长沙港的发展需要。同时长沙港总体规划的实施,将会进一步提高岸线利用效率。

2)土地资源承载力

长沙港总体规划新增港口陆域面积仅占《长沙市土地利用规划(2006-2020 年)》2020年新增交通水利用地的8.75%。对于位于内河航运发达的长沙市,具有天然优势的内河运输对社会经济贡献极大,并且可有效满足十二五期间发展低碳经济的国家战略需求。因此,按照,长沙市土地资源能够满足长沙港总体规划实施的新增的土地资源需求。

但是鉴于长沙港总体规划新增陆域面积较大,建议港口规划部门针对占用耕地面积较大的霞凝作业区、铜官作业区,根据未来发展需求,在规划方案中明确港口规划的分期实施进程,提出各规划水平年的港口建设目标及用地目标,以确保符合土地规划部门对用地指标的控制要求。

3)水资源承载力

长沙港日最大用水量为6070 m3/d,约占长沙市总供水量的0.15%。各港区日用水量不高于日供给量20m3/d水厂供给能力的1.5%。可见,港口用水需求总体占城市供水能力的比例总体比较低,总体对城市供水的压力不显著。因此,长沙市的水资源供给水平能够满足长沙港未来发展对水资源的需求。

1.6 规划的环境合理性分析

1)长沙港总体规划在编制之初,就明确指出了对岸线和港口总体布置的指导性规划原则,综合考虑资源综合利用、注重环境保护,合理开发与布局,统筹港口与城市、社会、环境的关系,协调与城市、产业发展等有关规划,体现以人为本、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理念。同时,长沙港的性质与功能既满足《全国内河航道与港口布局规划》、《湖南省港口布局规划》对长沙港的性质与功能定位,也对区域经济发展与产业结构调整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贯彻了港口与区域环境和谐发展的宗旨,统筹考虑港口与社会、城市、环境的关系。并且从未来长沙港腹地的经济发展与产业结构角度,长沙港的发展规模与运输结构是合理的。另外,长沙港总体规划的实施,能够有效地降低环境风险事故的损失,缓解港口发展与资源环境的矛盾。

2)在长沙港岸线规划阶段充分考虑了生态环保原则,为了避免和减缓港区总体规划的实施对港区水域及港区周边陆域环境的不良影响,港区规划合理利用岸线,最大限度的减少对水域环境敏感区的影响。同时,合理利用岸线资源,通过整合原有码头岸线资源,集约开发宜港岸线,采用岸线利用效率相对合理的作业区布局方案,尽量减少对岸线资源的消耗,并且长沙港总体规划的实施,将会进一步提高岸线利用效率。

3)从水域布局来看,长沙港总体规划各作业区的航道充分利用了湘江现有航道资源,且规划航道和锚地利用区域附近无敏感区分布,对于各支线航道,大多利用现有的河汊或洼地进行改建,形成能够进行调头和作业的港前水域。但是长沙枢纽闸上锚地占用《湖南省主要水系地表水环境功能区划》中的二级饮用水源保护区。

1.7 规划的协调性分析

《长沙港总体规划》的功能定位与《全国航道与港口布局规划》、《湖南省港口布局规划》、《长株潭城市群区域规划(2008-2020年)》一致,规划布局和规模符合《长沙市城市总体规划》提出的有关目标和要求。规划的四大客货运港区、19个旅游停靠点和9个管理专用码头的布局及功能定位与《长沙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长沙市旅游业发展总体规划(2009-2020年)》、《长沙市生态市建设规划》、《湘江湘潭段野鲤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规划》、《长沙市水功能区划》基本一致。规划客运港区、旅游停靠码头和专用码头与《湖南省主要水系地表水环境功能区划》存在一定矛盾。

2 环境影响评价结论

2.1 水环境

1)悬浮物对水质的影响

长沙港港口工程施工期对其下游的影响距离在90160m之间,影响范围小。施工导致的悬浮物随工程的结束而结束,根据本地以往工程经验,一般悬浮物对环境产生的影响较小,只要注意合理选择施工方式,悬浮物的影响基本可忽略。另外,施工时除产生悬浮物外,还会产生施工废水和施工人员的生活污水以等,因作业时间一般较短,这些废水的产生量不大,规划环评将不进行重点考虑。

2)港区生活污水对水质的影响

规划实施后,到2020年和2030年,长沙港港区污水产生量分别为601.5t/a100.3t/aCOD最大产生量分别约为28.2t36.1t,约占全市COD入河排放量的0.15%。根据城市总体规划,核心港区霞凝港区距离捞霞污水厂(15万吨/日,现有)约1km,新康港区距离望城污水厂(25万吨/日,现有)约3km,客运港区距离长沙市第一污水厂(现有,38t/d)约3km上述三个港区污水均可通过纳管对接到现有的污水处理厂。铜官港区距离周边的污水处理厂较远,需通过在港区自建污水厂处理港区产生的污水。在落实报告提出的有关措施后,规划实施不会对港口周边水体造成显著影响。

2.2 大气环境

1)粉尘污染

粉尘污染主要产生于散杂货运输过程中的装卸、储存等环节,因此,扬尘污染主要集中在霞凝港区、铜官港区和新康港区。根据模拟结果,粉尘污染主要集中在散杂货作业区内,对后方陆域影响较小,不会对区域环境空气质量造成明显的恶化。

2)油气污染

根据石化码头油气品中转和储存的特点,港口油气污染主要来自于装卸过程和灌顶挥发。在规划的港口岸线范围之外,湘江长沙综合枢纽库区内,尚存在的4处历史性商贸性质的油品危险品码头必须依规划要求搬迁至铜官港区金钩寺作业区。规划实施后,油气污染主要来源于铜官金钩寺港区。根据对金钩寺作业区的油气污染模拟结果,油品运输对区域环境空气质量影响甚微,不会造成当地环境空气质量的明显恶化。

2.3 声环境

长沙港的配套设施应以建设在距港界超过80m较为适宜,以降低对港界外的噪声影响。同时,铜官港区铜官作业区南部紧邻规划居住用地,距离铜官镇约300m,港界后方100m处零散分布一些居民点。因此,在铜官作业区的港界处,应设立相应的噪声防护设施,铜官镇新建的医院、学校、机关、科研单位及住宅等设施也应尽量在港界40m以外建设,若难以避开,须采取一定工程措施进行防护。

在忽略屏障、坡度等衰减的前提下,2020年昼间各主要港区疏港公路两侧在15m以外能够完全达到4类标准要求,夜间部分50m以外能够完全达到4类标准要求;2030年随着港口吞吐量持续上涨,昼间各主要港区疏港公路两侧在20m以外能够完全达到4类标准要求,夜间60m以外能够完全达到4类标准要求。铜官作业区昼间公路集疏运噪声15m外即可达标,对周边村镇影响较小,但是夜间在规划水平年需要60m外才能达标,随着吞吐量的提高,铜官作业区夜间公路集疏运可能会对疏港公路途径村镇等噪声敏感目标带来一定的影响

2.4 固体废弃物

从固体废物的总体规模来看,长沙港规划水平年日均排放量在13~21t范围内,垃圾产生量较小。相对于长沙港的发展对地区经济的贡献程度,其固体废物产生量影响微弱。同时长沙市域现状3座垃圾填埋场,同时根据《长沙市城市总体规划》在2020年前规划建设七处中型垃圾转运站,逐步改善垃圾填埋与处理工艺,实现垃圾的资源化与减量化,对危险固废的处理需要在符合环保要求下做特殊处理。长沙市的环境基础设施能够消纳由港口发展而带来的污染物增加,故规划水平年内长沙港的固废总量不会对城市环卫系统带来较大的压力,对城市发展也没有构成明显影响。

2.5 生态环境

总的看来,长沙港港口岸线的开发对于生态会产生一定影响,将会对湘江生态系统产生较大的扰动,主要包括港区、码头建设对鱼类三场的侵占、旅游停靠码头建设对饮用水源地的影响、铜官港区对重要湿地的占用、昭山码头对野鲤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的影响等。而其它方面的影响包括陆域占用导致的土地利用方式改变,整体而言对重要湿地、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以及文物古迹等环境敏感目标的影响均保持在可接受范围内。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港区建设造成净第一生产性损失

长沙港总体规划涉及港区将会占用大片农田,破坏陆域生态系统,造成净第一性生产损失。其中,金钩寺作业区和金霞作业区占用土地面积较大,分别为217.464.4m2,其净第一性生产损失量分别为2758.81479.7t/a

2)部分港区、旅游停靠码头侵占鱼类三场

霞凝港区、客运港区、蔡家洲码头、香炉洲码头、月亮岛码头、霞凝新港码头、新河三角洲码头、傅家州码头、亲水平台码头、南郊公园码头、兴马洲码头、昭山码头、长沙枢纽闸上锚地和月亮岛锚地对蔡家洲、香炉洲、月亮岛、龙潭、木头潭、义和潭、洋油潭、牌楼口、猴子石潭、猴子石和昭山潭周边的产卵场、索饵场和越冬场会产生占用或间接影响。但由于港区建设大多位于陆域范围,旅游码头和锚地的建设规模较小,因此对水体的扰动均为暂时性影响,不会对鱼类三场产生毁灭性破坏。

3)部分旅游停靠码头建设对饮用水源地的影响

客运港区、蔡家洲码头、橘子洲码头、南郊公园码头、腾飞岛码头、巴溪洲码头、鹅洲码头、兴马洲码头和昭山码头均位于长沙市饮用水源保护区内。其相关建设和运营会对水源地产生较为严重的环境影响。特别的,客运港区、蔡家洲码头、橘子洲码头和南郊公园码头位于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因此建议取消该港区和旅游停靠码头。对于对于巴溪洲码头、腾飞岛码头、鹅洲码头、兴马洲码头和昭山码头应严格环境管理。

4)铜官港区空间上与苏廖垸湿地保护区重叠

通过生态功能区与港口规划叠加分析,铜官港区中的金钩寺作业区占用部分苏廖垸湿地保护区,存在港口岸线规模过大问题,建议缩减金钩寺岸线的开发长度,控制金钩寺港区的建设范围对湿地保护区进行合理避让。

5)昭山码头空间上临近野鲤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

昭山码头临近湘江湘潭段野鲤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可能会对保护区中的水产种质产生环境影响,建议在码头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加强环境管理措施,防止对水生生物和水产种质生境造成环境污染。

2.6 社会经济环境

规划实施对于临港工业的发展将带来持续动力,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贸易和生产条件,充分体现港口作为基础设施和产业经济的双重叠加效益。随着湘江航道运输条件的改善,长沙港口物流服务业将得到进一步发展,逐步成为长沙市发展港口物流业的重要平台。港口规划的实施有助于长沙港旅游价值的开发和提高,相关的港口旅游项目开发可以继续深入,成为长沙水上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

港口规划实施将直接或间接地减少农业用地,将给规划区域内的农业生产带来一定不利影响,建议严格落实耕地补偿的有关规定。另外,随着客货运输条件的提高,港口规划的实施对于长沙市大力推广的观光农业也将发挥一定积极效应。

规划实施后,各港区不仅能够更好的发挥港口运输功能,而且能够与区域内其他运输体系更为协调的配合,使区域综合运输体系的服务能力得到质的提升。但是对城市交通、人居环境以及景观和沿江旅游也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2.7 环境风险

长沙港可能发生的环境风险事故主要是液体散货码头的溢油事故、化学品泄漏事故和油库火灾或者爆炸事故,以及这些事故处理过程中伴生/次生污染等。

根据推算,规划实施后发生大型溢油事故的概率约为每30年一次,最大可信溢油量为25t。定常S向风作用下,平水期和枯水期,油膜扩散面积和漂移距离分别为1.18km266.1km0.89km233.7km。水上危险化学品泄漏事故,因为化学品的性质不同而有较大差别,溶解性物质因可很快进入水体,主要构成对水质和水生生物的污染损害。微溶性物质主要漂浮于水面,其环境影响主要是隔绝了水体和大气之间的正常水气交换,破坏了水生生态系统的光合作用及其物质和能量流,对于哺乳类动物、水鸟等动物的生理功能均有很大的伤害,随着溢出物在水面的漂移扩散,溶解或反分散于水体中的溢出物量会逐渐增多,其环境影响主要体现在污染水质并毒害水生生物;一旦溢出物上岸,可造成对岸线及其环境资源的严重污染损害。后方仓储区,易燃易爆罐体泄漏容易引发火灾爆炸事故,1m3汽油罐发生火灾爆炸后,将会影响到半径90m的范围。码头及仓储区有毒蒸汽的泄漏、扩散也将会对周围环境产生一定影响,尤其是发生较大规模苯蒸汽泄漏事故时,应根据当时的风向状况及时疏散下风向地区重、中度及轻度受影响范围内的人员,或采取必要的个体保护措施。

由于湘江长沙段两岸及其附近地区布设有大量的企业,尤其是一些化工企业向湘江排放的污染是造成河流水质较差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对于长沙港而言除了落实上述分析的船舶碰撞、搁浅,船舶承载物质的泄漏等事故引发的环境污染事件的防范措施以外,还应加强对各污水排放口废水水质的管理,在主要污水排放口安装在线检测仪,杜绝未达标废水、尤其是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排入。

3公众参与结论

本次规划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过程,咨询了10个以上相关政府部门,及相关专家的意见,结合现场情况实地走访了多位群众,发放了148份调查问卷,回收143份问卷,并在网上进行了公示。专家对尽量多地保留岸线自然属性、加强溢油风险预警、注重生态环境保护、强调资源承载力、调整部分港区功能和依法科学评价规划的环境影响等问题发表了看法。相关政府部门提出了各类规划协调性、加强各类水资源利用方式协调、不影响水利设施的功能发挥、切实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好湘江的水质和生态环境、对位于饮用水源保护区的客运码头应提出切实可行的规划调整方案和保护措施、加强渔业生产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等方面的合理建议以及注重港区环境管理等方面的合理建议。问卷调查中有21.7%的公众提出,规划应注重统筹兼顾各方面关系、切实保护好湘江水资源、岸线资源和渔业资源、对港区垃圾和污水处理设施应规划完善、加强港区油源和危险品的管理避免风险事故、落实环保规划等方面的建议。93.0%的受访者支持长沙港总体规划,4.9%的受访者表示无所谓,有1.4%的受访者表示反对,但无明显反对理由。网站公示后,建设单位和评价单位未接到有关反对本规划及其环境影响评价的意见。环境影响评价单位与规划编制单位就相关问题进行了多次沟通,对各方反映的合理意见,综合考虑后,在本港口总体规划成果和本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中得到有效落实。

4环境保护对策

4.1 环境保护目标

港区环境质量控制目标和港区污染物排放标准按国家和长沙市目前正式公布的相关功能区划和相关规划制订(参见表9-1-1和表9-1-2)。到规划实施年2020年和2030年,若湖南省、长沙市相关功能区划和规划有变动,则将按新的标准进行调整。

4.2 环境保护措施

有关本规划的各项环境保护措施、风险事故的预防和应急措施,内容较多,本节不再重复,着重针对各污染物的主要环境问题简述相应的环境保护措施。

港口施工期应严格遵循项目环评要求,实施环境监理。建设完善的港区特征污水和生活污水接收处理设施,视条件排入市政污水厂进行处理。

随着油品、矿建材料、煤炭、砂石等散货码头的建设,同步健全散货装运、堆场的防尘、抑尘设施,对散货在港区的各个作业环节分别采取防尘措施。疏港汽车应选用耗油低、污染物排放量少型号的车型。维修保养应严格执行I/M制度,使汽车和机械设备维持良好的工作状态。

合理安排施工进度和时间,降低施工期的噪声污染。港区内高噪声设施应距离港界80 m左右较为适宜;合理安排疏港车流,避免对城镇的噪声污染,同时应采取必要的工程防噪措施,选用低噪声的高效装卸设备和运输车辆,加强路况的监督管理,并在疏港道路两侧种植绿化林带,减少噪声的影响范围。

4.3 环境风险防范及应急措施

长沙港应制定完善的环境风险事故应急计划,并随规划实施及时修编。建议港区主要配置应急卸载、机械回收、应急围控、储存及转运等设备,建设中型溢油应急设备库,形成应对25 t事故的溢油应急能力。同时,加快建设VTSVHFAIS等支持系统,采取必要的风险防范措施。

4.4 环境管理措施

为落实本次规划的环境保护相关内容,建议长沙港管理部门成立专门的港口环境保护管理机构,配专职人员负责港口环境管理,该机构等同于其他常设机构,全面负责履行国家和地方制定的环境保护法规、政策,负责所管辖港区施工期和营运期的环境保护管理工作,并开展环境风险管理以及环境监理工作。

5规划的修改调整建议

1)建议取消位于《湖南省主要水系地表水环境功能区划》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的新建旅游客运停靠点(包括傅家洲、南郊公园、橘子洲、腾飞岛),位于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的扩建工程(包括客运港区),限制其规模,禁止扩建工程的建设

2建议位于《湖南省主要水系地表水环境功能区划》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的已有码头(包括亲水平台旅游客运停靠点、渔政码头、消防码头、广告船码头、公安码头)和位于《湖南省主要水系地表水环境功能区划》二级饮用水源保护区的码头(包括除位于一级饮用水源保护区之外的14个旅游客运停靠点),禁止新建排污口,实现污染物零排放,以减缓规划实施给一级、二级饮用水源保护区的水质造成污染。

3)新康港区的临港工业用地紧邻望城西部基本农田集中区,应限制临港工业用地的规模,规划实施不得占用港区后方的基本农田集中区。

4)建议在港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中优化作业区内设施布局,使办公区远离油品码头、危险品罐区,在码头作业区和生活区之间、主要疏港路两侧布置绿化降噪隔离带。尤其是对于新建的铜官港区,建议开展铜官港区的控制性详细规划,以加强港区与后方循环工业基地的空间布局及功能衔接,以及道路、供水、供电等配套设施的规划对接。

5)进一步明确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港口的目标,把循环经济和景观港的要求切实融合到港口的发展战略中,把生产高效、生态和谐的经济与环境双赢的思想贯彻到港口建设和营运的全过程。

6与其他规划及区划协调的建议

1)昭山、兴马洲、鹅洲、蔡家洲旅游客运停靠点水域范围以及长沙枢纽闸上锚地占用二级饮用水源保护区,在施工期与运营期也需要加强水环境保护,禁止向河水中排放污水,使港区水域范围的地表水达到Ⅲ类水质标准。

2)铜官港区、新康港区水域范围以及曾子港锚地、金钩寺锚地、长沙枢纽闸下锚地位于一级区划中的保留区。按照《长沙市水功能区划》对水功能区的管制要求,保留区在原则上维持现状不遭破坏,不得进行大规模的影响水质的开发活动。昭山、兴马洲、鹅洲、巴溪洲、南郊公园、橘子洲旅游客运停靠点位于《长沙市水功能区划》湘江长沙开发利用区划的饮用水源区中,该水域主要为生活取水地。开发利用区水质需执行国家或地方颁布的水环境质量标准,故旅游客运停靠点在施工和运营阶段需要严格执行Ⅲ类水质标准。

3)铜官港区与新康港区、曾子港锚地、金钩寺锚地以及长沙枢纽闸下锚地占用《湖南省主要水系地表水环境功能区划》渔业用水区,霞凝港区及月亮岛、霞凝新港、香炉洲旅游客运停靠点水域范围以及月亮岛锚地占用湘江流域景观娱乐用水区,洪山庙旅游客运停靠点、水利防洪码头的水域范围占用捞刀河上的农业用水区。在港口施工及运营阶段,需要严格执行水环境保护措施,使港区水域范围的地表水达到Ⅲ类水质标准。

4)根据相关规定,在长沙综合枢纽坝址上游3km和下游1km范围内,不准建设油品码头。此外,金霞作业区和金钩寺作业区的油品码头建设时,码头上、下游需预留150m的安全距离。

5)建议规划实施前必须整合关停或者搬迁现有小、散和装卸效率低下及环保措施不完善的码头,以提高规划实施的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率。

6)规划实施过程中,应按照本评价提出的港区污水处理方案,配置船舶污水收集处理装置,收集后交由岸上船舶生活污水和油污水接收处理站统一收集处置。同时严格禁止在水源保护区、枢纽库区排放船舶污水。

7)应按照本报告书提出的风险事故防治措施,在高风险河段和高风险作业区设立溢油应急设备库,形成应对25吨溢油事故的应急回收能力,且应按照报告书的要求明确其基本布局、应急能力和服务范围。

7总结论

《长沙港总体规划》的功能定位与《全国航道与港口布局规划》、《湖南省港口布局规划》、《长株潭城市群区域规划(2008-2020年)》、《长沙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长沙市旅游业发展总体规划(2009-2020年)》、《长沙市生态市建设规划》、《湘江湘潭段野鲤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规划》、《长沙市水功能区划》基本一致。规划客运港区、旅游停靠码头和专用码头与《湖南省主要水系地表水环境功能区划》存在一定矛盾。

《长沙港总体规划》的实施将进一步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提高交通运输效益,降低资源消耗,与国家建设“两型”港口的目标一致。在对规划方案进行局部调整、对岸线功能进行适当修正、解决部分规划不协调问题、严格落实本次评价提出的各种环境保护措施、提高风险事故应急能力,并有效控制环境污染的基础上,规划的实施不会给长沙市环境承载力带来较大压力,生态影响和环境污染能够得到有效控制,从环境保护角度分析,《长沙港总体规划》是基本可行的。

8征求公众意见的具体内容

公众可对长沙港总体规划环境影响报告,在评价内容是否准确全面、评价结论是否合理及本总体规划还存在其它环境问题等方面,提出建议或意见。可通过信函、电话等方式向规划编制单位或环评单位反馈意见。

规划建设单位:长沙市交通运输局;

联系人:王磊;电话:15802618661

规划环评单位: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

联系人:汪守东;电话:010-59629341

9提出意见的起止时间

公示时间:自公示之日起15个工作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