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欢迎浏览长沙市交通运输局网站!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基础信息公开 > 政务动态 > 长沙交通

让每个乡村通上公路,中国为什么能?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25日    

 

中国有70万个行政村,分布在960万平方公里国土上。无论在高原、沙漠还是草原,它们中的99.98%都有公路连通。中国为什么能做到?

1978年,中国至少一半行政村不通公路。但从那时起40年间,中国的农村公路总长度增长近6倍。

在中国,修筑道路是农村减贫的主要措施。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话:“要想富、先修路”。

2018年11月3日,江苏响水县农民将采摘的西兰花装车,准备销往国内外市场。(新华社记者李雨泽摄)

在中国修建农村公路有多难?中国67%的陆地面积是山地、高原和丘陵。西藏阿里,平均海拔4500米,这里有143个行政村,很多人都生活在海拔5000米以上。

1957年12月17日,汽车行驶在从新疆叶城到西藏阿里的新(新疆)藏(西藏)公路。(新华社记者王安摄)

新疆牙通古斯,被塔克拉玛干沙漠包围,距离最近的县城100多公里。

1997年4月3日,新疆民丰县牙通古斯村村民骑毛驴西行3个小时,再通过公路乘长途客车前往其他地区。(新华社记者沈桥 摄)

云南独龙江乡,有6个行政村,位于两座高山、一条大河之间,每年有6个月雪季无法与外界通行。

云南独龙江乡独龙族群众在上世纪50年代刀耕火种的资料照片。(新华社图)

中国人怎样修路?在中国,平均每小时就会新建700米高速公路,中国也是世界上隧道和桥梁工程最多、最复杂的地方。

四川省汶马高速公路,有121座桥梁和32座隧道,全长86%以上是桥梁和隧道。

2018年1月12日,河北交投集团建设工人在太行山高速公路河北沙河三号桥施工。(新华社记者朱旭东摄)

2019年6月26日,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中石公路姜家沟大桥即将通车试运行。(新华社记者陶亮摄)

2019年4月3日,贵州三都至荔波高速公路全线建成通车。(新华社记者陶亮 摄)

为了建造这样高难度的公路,中国发明了最好的机械工程设备。

现代盾构机是集机械、电压、液压、信息、材料、控制等多种技术于一体的高端装备。有了它,炸药炸、铁镐刨、赤膊挥汗挖隧道的人工会战场景,就一去不返了。(资料图片)

2018年12月20日,中铁大桥局沪通长江大桥项目部使用“水上大力士”浮吊船吊装了两台1800吨架梁吊机。(图片来源:南通市铁路办)

但高速公路并不直接连接乡村。在乡村,下雨和其他原因可能毁坏路面,硬化路面成为重要之事。中国政府对硬化农村公路提供补贴,鼓励农民改善自己家门口的道路。

2017年2月12日,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九口乡四峨吉村6.3公里道路硬化项目从空中看来格外耀眼。(新华社记者刘坤 摄)

2013年7月23日,施工人员在廊坊市安次区杨税务乡南史务村实施村庄街道路面硬化工程。(新华社记者王申摄)

这些工作技术并不难,但需要巨额资金。

修建农村公路的钱从哪来?2013年到2017年,中央政府在农村公路建设上投入4000亿元人民币,其中大部分投向贫困地区。

来源多样的资金在不断增加,现在,每百个农村人口拥有公路里程为720米。农村公路还需要养护,各级政府都要筹措资金。 

道路质量如果不合格,相关人员会被终身追责。

2016年9月27日,空中俯瞰新疆第一条沙漠公路——塔里木沙漠公路。(新华社记者江文耀 摄)

2016年4月28日,汽车沿着新藏公路班公湖畔的公路穿行,湖边依然隐约可见曾经崎岖泥泞的旧路(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

2016年11月23日,公路环绕的独龙江乡村庄。(新华社记者胡超摄)

    政府要求,小康路上绝不让任何一个地方因交通问题而掉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